流庭桂

杜鹃鸟的体香都是带血的唾液

[凯源]蛀牙

#古早物,我只是来炒炒冷饭,明天辩论赛决赛我到现在还没想好攻辩问题

#童话,小土豆凯x不会变老源

#主题:糖果屋

#事实证明我还是能写甜文的


蛀牙

 

他喜欢糖的味道。将那些色彩斑斓的糖果从精美的糖纸中剥出,含在嘴里,甜蜜的味道一丝丝化开,带着香气的唾液浸湿了牙齿根。他不停允吸着,舌尖舔舐着外表坚硬的糖果,像是亲吻着最喜爱的人。

 

每个童话故事中都需要一个反派去衬托出主角的坚韧与强大,善心与美得。像是设定好了的游戏背景一样,一事无成的主角总要去打败恶势力,才能走上成功的道路。

 

每个人都有不听话的时候,当他第一次遇见那个长相清秀的少年,正值不听话的年纪。

那是一座糖果搭建的屋子,白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将他指引到这里。门前流淌着柠檬汁的小溪,用面包条做成的屋顶,巧克力的大门,还有门前悬挂着当做门铃的红色苹果糖。

似曾相识的剧情,这样美丽的背景下一定藏着心思恶毒的女巫,而他作为勇士应该去消灭恶势力。他打破了那扇不坚固的巧克力大门,却在一片甜点的狼藉中看到了穿着巫师袍的少年。只见对方气势汹汹地说道:“你弄坏了我的房子,我要吃了你。”

 

他只是瞪了对方一眼,对方便倒退了几步站到角落里,一脸委屈的样子。

一切都与故事的设定不符,这里没有被父母抛弃的小孩,也没有穷凶极恶的坏人。有的只是数也数不清的糖果和一个身份未明的NPC。

 

那个年纪的王俊凯又幼稚又成熟,明明憧憬着大人,却依旧做着孩子做的事。他腮帮子里因为吃糖而烂掉的牙齿还在隐隐作痛,却抵挡不住眼前的诱惑。他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糖,用粘着糖屑的手指戳了戳对方的脸颊,问:“你就是女巫吗?”

 

童话故事的中的女巫可不是男的,或许在任何一个出现的场景中,都不可能百分之一百与童话相符。对方有些苦恼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却依旧沉静地说道:“对,我就是女巫。”

王俊凯“哦”了一声,继续搜索着房间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食物比眼前的少年更有吸引力,他拿起桌子上盛满果汁的玻璃杯,喝了起来。

 

少年有些兴奋地跟在他后面,说:“多吃点,等你吃胖了我就能把你吃掉了。”

王俊凯嗤之以鼻,表示这个“女巫”丝毫没有常识:“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才能让人快速长胖啊。”

少年有些绝望地坐在餐桌前,说道:“这个工作实在太不好做了,现在的小孩都那么难骗。”他向王俊凯抱怨着越来越少的人相信他们的存在,就连他专门铺好的石子路都鲜少有人踏在上面。

 

“我们明明是孩子们的幻想还有希望啊!”他说。

王俊凯腹诽道,我的幻想还有希望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女巫”。

 

“你们完成工作难道会有奖励?”王俊凯很好奇为什么少年如此执着将小孩子骗到这座糖果屋中。

“完成工作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啦。”少年笑着说道。

“所以你要怎么做?”王俊凯问。

“我要把小孩骗过来,让他弄坏我的房子。”少年拿出一本笔记本翻阅道。

“然后呢?”

“我就要把他们抓起来,把他们喂胖,然后我就要吃了他们。”少年两眼放光,坚定地说道。

“可是他们不会那么傻就让你吃的。”王俊凯吐槽。

 

“等等,这里还有一个结局。”少年又翻了几页,说道,“因为我是坏人,所以我最后要被小孩子们杀死。”

“可是你这样也离不开这里啊。”王俊凯又说。

“不,我的灵魂可以离开这里。”少年笑道,他不停地把各种各样的甜点放在王俊凯的面前,催促着他快点吃。

 

“可是我的牙齿好痛。”王俊凯放弃了咀嚼,把东西又推还给了少年,说道,“我真的吃不下了。”

少年面露难色,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掰开了王俊凯的嘴巴,凑近去看他口腔深处的牙齿。他说:“我可是巫师,把我的口水涂一点在你牙齿上你就不会痛了。”

王俊凯一脸嫌弃:“你好恶心。”

被嫌弃的少年表示自己十分受伤,不想再和王俊凯说话了。

 

按照原本故事的进展一样,被抓住的小孩一点都没有长胖,少年也没有琢磨出办法怎么吃他。最后王俊凯小朋友长了满嘴的蛀牙十分愤恨地看着他:“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回家?”

少年犹豫了半天,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后终于妥协:“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临走时王俊凯还带走了一袋糖果屋出品的甜点,他看着面前已经铺好的石子路,忍不住回了回头。他叫住正准备回屋子里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啊?”少年说道。

“是中国人总有名字吧!”他远远地提高了声音。

“王源!”少年也朝他回喊道。

王俊凯大笑了一声:“太好了,我们是本家。”

 

最后少年的背影在夕阳下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第二次王俊凯见到王源是他十四岁的时候,童话故事的魔法对他来说早就失去了效应,他穿着一身绿色的天朝校服,耳边垂挂着白色的IPhone耳机。站在他面前的巫师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少年清秀的脸。

王俊凯凑近他说道:“我为什么又见到你了?”

他和王源比了比身高,说:“我现在和你差不多高了啊。”

王源扒开王俊凯按在他头顶上的手,说:“你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因为过了很长时间。”王俊凯稚嫩的声音已经不在,与之替代的是磁性的像大人一般的声音。

“时间?”不会变老的王源显然对这个词语没有概念,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把一个一脸木讷的小男孩变成一个更一脸严肃的少年。

 

他拿出糖果摆在王俊凯的面前:“你还吃糖吗?”

 

王俊凯一脸黑线地推开篮子:“你不要把我还当小孩。”

“可是你们在我面前都是小孩。”

王俊凯又瞪了他一眼,王源缩回椅子上小声嘟囔着:“当我没说。”

 

王源还在这里,说明这么多年来他连一个小孩都没有拐骗到,也许没有比小时候的王俊凯更加缺心眼的小孩了,也许这个立志要离开这片森林的巫师实在太没有头脑了。无论如何,两个人又在这个只有糖果的屋子里相遇,温暖的炭火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略显多余。

 

王俊凯开口说:“你的工作实在太不符合中国行情了,这种德国的童话故事根本拐不到中国的小孩。”

王源愣愣地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那就换一个中国式童话的剧本吧。”

“中国式的童话该怎么写?”

 

“首先,你要很有钱。”王俊凯沉思了一会,说道。

王源摊开了口袋,表示他除了糖果什么都没有。

“那你就是糖果工厂的厂长。”

一直很乖巧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你当是Willy Wonka啊!”

王俊凯又发动眼神攻击,王源小声地说了一句:“你继续。”

“然后拐来的小孩要表示他对你的糖果一点都不在乎。”王俊凯说道,“但是他却依旧留在了这里。”

王源想了想:“这是不可能的事吧。”

王俊凯示意他继续听:“你就会觉得他留下来才不是因为你而是喜欢你的糖果,你就要赶他走。”

“……”王源沉默不语,他大概能想到之后的剧情是怎么样的了。

“对方却不肯走,于是你们吵架,越吵他越不走,结果就是你赢了。”王俊凯最后总结道。

 

王源叹了一口气,果然是这样。中国式的童话果然是狗血又梦幻,他丢给王俊凯几块纯黑的巧克力说:“你还是吃你的巧克力啊。”

王俊凯拨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咬下一口。他有些深沉地说道:“可是我的牙齿好疼。”

他站起身来去亲吻对方的嘴唇,两人的唾液都带着苦涩的味道,一点点的甜味像是窜入了对方舌苔上的味蕾中,只有不断舔食,才能尝得到。

 

他喜欢糖的味道,坚硬的糖果在口腔里被热度融化,粘稠的糖汁混合着唾液在舌尖流转,挑逗着味蕾,一点点深入咽喉,像是抓住了爱人的衣襟一样欲罢不能。

 

第三次他们相遇,王俊凯已经比王源长得还要高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将柔软的头发梳到一边,王源看着他张开的面容,说:“真的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王俊凯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喜悦:“可是你还是没有离开。”

 

当所有的小孩都长成大人,童话中的好人和坏人也将变成他们自己的时候,魔法在他们身上就彻底失效了。可是那些设定好的NPC却不会消失。

在某片森林深处,准备做坏事的“女巫”却依旧存在,他们在等待一个能够轻易上当的小孩,带着他们囚禁的灵魂一起离开。他们的等待凝固了时间,一点点剥去了他们岁月的痕迹,他们将与这个世界一起永存下去。直到本来在他胸前的小男孩变成一个身形挺拔的成年人,直到对方白发苍苍自己却年轻如初,直到他的双眼再也看不见指引他的那条鹅卵石路为止,没有完成工作的巫师却依旧存在。

 

他喜欢亲吻王源的味道,像是浓稠的蜂蜜一点点从蜡间渗出,滴落在温热的皮肤上层层涂开,黏腻的触感和甘甜的芬芳遮掩住了缠绕在指间的点点羞涩。他们都红着脸,像是吃到带有胡椒和肉桂的年轮蛋糕,与蜂蜜融合的涩味渐渐麻木了舌尖,升高了体温。

 

王俊凯想,幸亏他这么笨只骗到了我一个人。那一通乱写的中国式童话剧本好像只有在他身上才行得通。

他说:“你的工作完成了吗?”

王源回答:“那你什么时候愿意被我吃掉呢?”

王俊凯说:“这个绝对不行!”

 

“这样的话我的工作就完不成了。”王源想当然地回答道。

“那你就会一直在这里。”王俊凯笑得眼睛弯成一轮新月,“你也不能被其他小孩骗走。”

 

可是童话故事是属于孩子们的,长大成人的王俊凯不再是这个故事中的一员。他会不断成长,年轻的巫师却不会老去。两个人站在了时间的对立面,过去在巫师的身边轻松地流过,巫师却还站在原地,看着他往日的背影一点点远去。

 

年轻的巫师笑着熄灭了一直燃着的炉火,沸腾的锅子在顷刻间趋于平静。他没有告诉对方,不会有其他的小孩来到这间屋子里。

平日指引的用面包铺成的道路早就被小鸟啄走,受到魔法眷顾的孩子们只能在森林中彷徨最终迷路。

月光下,只有一间带着甜味的屋子囚禁其中。

 

END


评论(13)
热度(177)
©流庭桂
Powered by LOFTER